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balibuddha.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慕笙傅逍 第10章 傅先生,不過是男歡女愛罷了_晨律小說
◈ 第9章 傅逍強烈的佔有慾

第10章 傅先生,不過是男歡女愛罷了

  慕笙跑回租住的房子。

  老遠,沈清打着傘,在樓下焦急地等。

  慕笙放慢腳步:「沈姨,您怎麼回來了?」

  回了家,沈清拿毛巾給她擦頭髮,一邊說:「我不放心回來看看。這麼大雨……怎麼也不打個車?」

  慕笙輕道:「下雨不怎麼好打。」

  沈清催她去洗澡,等她出來又熱了湯給她暖身子。

  慕笙喝湯時,沈清猶豫了下問:「你跟傅逍那個事情怎麼樣了?」

  慕笙頓了下。

  而後她繼續喝湯,只低聲說:「他不肯離婚!我暫時也找不着人肯接這個離婚案子,不過我申請分居了,最多兩年……他不肯也是能離得掉的。」

  沈清沒再多說什麼。

  她默默給慕笙上藥,看着那指尖的傷,沈清鼻子一酸——

  當年,慕笙是音樂學院的高才生,多少名家都想收她來着,就是那個姓魏的音樂鬼才,當初也登門好幾次。

  現在卻……在那樣的地方拉琴。

  慕笙看出她的心思。

  她安慰沈清:「等爸爸病好了、哥哥出來,我會繼續深造的!」

  沈清這才有了笑容:「阿姨相信你!到時咱們也當音樂家。」

  慕笙跟着淺笑。

  她很久沒有這樣笑過了,她笑起來時候,隱約露出兩顆小虎牙,其實很可愛。

  回到房間。

  她坐在床邊,仔細擦拭着那把小提琴,很珍惜。

  這時手機響了,是演出公司經理打來的,說是明天有個高級法餐廳開業,要求節目上檔次。

  經理笑呵呵:「我這一下就想起慕笙你!拉上4個小時掙5000塊,天上掉下的錢啊!慕笙我知道你缺錢……這事兒咱們五五分!夠意思了吧!」

  4個小時2500塊……

  慕笙一下子站起來,她平時不愛交際的,這會兒也說了幾句軟話。

  經理特意交代:「明天穿漂亮點兒!」

  慕笙嗯了一聲。

  掛上電話,她情不自禁把小提琴抱過來,摸了又摸。

  高興一陣後,她去挑適合的衣服。

  找了半天,她看見那套白色真絲襯衣跟黑色長裙……慕笙看着摸着,有些恍惚,這套衣服是她當傅太太時穿的。

  已經很長時間,她沒有再穿過了。

  ……

  次日夜晚,位於B市精華路段的高檔法餐廳,燈火通明。

  侍者托着托盤,來回穿梭。

  慕笙一襲絲質長裙,黑髮挽在嫩白頸後點綴了一對珍珠耳釘,出奇好看。

  水晶燈下,她拉小提琴的樣子,溫婉美麗。

  隔着落地玻璃……

  一輛黑色賓利停在外頭,傅逍倚在車身吸煙,一身黑襯衣黑色休閑褲,比平時的商務打扮多了幾分隨性。

  灰色煙霧吐出,立即被夜風撕碎。

  傅逍第一次看慕笙拉琴。

  他看她的眼神,流露出一絲男人對女人的下流,還有他自己都不知道的佔有慾。

  他沒進餐廳,就站在外面等。

  他看見,不時有男士對慕笙驚艷還遞名片給她,但慕笙都淡笑拒絕了,她只是拉她的小提琴……傅逍挺滿意的。

  他想,只要慕笙跟他回家,這陣子她的反叛他都可以當作沒有發生過。

  晚十點半,餐廳打烊。

  慕笙將琴收好,跟餐廳經理道別。餐廳經理對她挺滿意的,爽快地將錢結了,說下回有活兒還找她。

  慕笙再次道謝。

  她走出餐廳,傅逍見她出來側身慢條斯理掐掉香煙,正要叫她卻有人先他一步。

  「小笙!」

  慕笙順着聲音望去。

  幾步遠的距離,賀季棠才停好車,降着車窗給她招招手:「上車!我送你回去。」

  慕笙覺得太過親密了。

  正想拒絕,賀季棠從副駕駛的座位上拿出個保鮮盒:「我媽做的手工水餃,你最愛吃的芹菜餡,讓我給你送過來。」

  慕笙有點兒不好意思:「阿姨還記得!」

  賀季棠很溫和地笑,傾身打開副駕駛的車門:「上車,我正好順路。」

  慕笙不好再拒絕了。

  她坐上車、系好安全帶:「那麻煩你了。」

  賀季棠雙手扶着方向盤,側頭看她抱着保鮮盒的樣子,目光溫暖:「餓了就打開吃,還是熱的。」

  慕笙卻不想顯得太親密,再說她也怕弄髒他的車,搖頭:「我想回家吃。」

  賀季棠沒有勉強她,輕輕踩了油門。片刻他輕快道:「回家慢慢吃,也挺好!」

  白色寶馬緩緩駛離……

  約莫十米的距離,傅逍看着車子離開的方向,面色沉得能滴出水。

  他從車裡拿了手機,撥了個電話出去,很快他就收到回復。

  果真,如他所想。

  這家餐廳的幕後老闆,是賀季棠。

  ……

  約莫是太疲憊,慕笙竟在車上睡著了。

  車停下,她還在睡着。

  賀季棠側身看她,看她精緻卻略顯憔悴的臉蛋,看她蟄伏在絲質長裙下的柔軟身子……他從未這樣露骨地看過一個女人。

  從前他的眼裡,慕笙只是個小丫頭。

  但多年過去,她長成了成熟的女人,而且還是傅逍一手把她調教成如今這樣誘人的樣子。

  賀季棠心情有些複雜。

  他忍不住傾身,輕碰她白皙軟嫩的小臉,嗓音微啞:「明明是我先認識你的。」

  慕笙醒了過來。

  她睜開眼,四下看了看:「這麼快就到了?」

  當她對上賀季棠的眸子,愣了下,抱在手裡的便當盒不禁緊了緊。

  慕笙是個成熟的女人了。

  她並不遲鈍。

  200萬的支票、特意送的手工水餃……硬說是過去的情分,未免太勉強。

  慕笙斟酌了一下,輕聲開口:「季棠哥,家裡的事情我能解決的,以後你別再費心了!」

  賀季棠靜靜凝視她。

  都是成年男女了,怎麼會聽不出這點兒意思來,慕笙猜到他的心思,也拒絕了!估計是顧忌傅逍,怕影響他。

  賀季棠沒為難她。

  他輕敲了下她手上的便當盒,淺淡一笑:「行!有事兒可以找我!」

  若說慕笙沒有一點感動,那是不可能的。雪中送炭的情誼,任誰都會心懷感激。

  只是,成年人的世界,總歸顧慮太多。

  稍後,慕笙在夜風裡站着,注視着白色寶馬緩緩駛離。等車開走,她才緩緩走向老舊的樓道。

  樓道里的燈壞了好幾天了,沒有物業,所以修得有些慢,到處都漆黑一片!

  慕笙正準備打開手機照明,身體卻被一隻結實的男性手臂攬住。

  幾個跌撞,

  她被男人摁在樓道牆壁上。

  透過窗棱一絲月光,慕笙看見傅逍憤慨的臉,活像在捉姦。

  她伸手推他:「傅逍你放開我!」

  傅逍盯着她,黑眸冷得像是能淬出冰來。他男性堅硬的身體強勢擠壓着女人的柔軟,整個姿態羞恥不堪……

  便當,從慕笙手裡滑落。

  她兩隻細腕被人捏住舉高,牢牢地釘在頭頂。

  帶着淡淡須後水的男性體息,噴洒在她柔嫩的耳根後面:「因為他,才要跟我離婚?」

  慕笙搖頭,正要說話。

  驀地,她發出一聲細細的綿長尖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