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balibuddha.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慕笙傅逍 第4章_晨律小說
◈ 第11章 傅逍平時,裝得跟性冷淡一樣

第4章

  慕笙離開時,腿都是軟的。

  但她盡量忍着,她不想讓傅逍看出來,免得更不堪。

  其實有什麼呢?

  一場男歡女愛罷了,過去三年,多少不堪的姿勢傅逍都在她身上用過,現在不過是多加一筆罷了。

  何況又沒有真的做!

  樓道里依然幽暗,殘存着男女糾纏的曖昧氣息,慕笙忍着不堪撿起那盒掉落的手工水餃,還有被冷落的小提琴。

  她拖着疲憊的身子回家,正要開門,一道聲音響起:「慕笙!」

  樓道燈忽然亮了。

  慕笙看見熟悉的臉,無意識地喃道:「林蕭。」

  半晌她回神:「你怎麼找到這兒來的?」

  「我去了趟醫院,沈姨給的地址。」

  林蕭說著抬了下巴:「才下飛機就過來了,快弄點兒吃的給我,我都餓了快12小時了,飛機餐太難吃了!」

  慕笙打開門,讓她進去。

  林蕭提着行李才進去,鼻子就酸了下——

  她回頭抱住慕笙。

  慕笙知道她在想什麼,也不禁微微哽咽:「沒關係的林蕭,真的,我住得挺習慣的。」

  林蕭沒出聲。

  她知道慕笙在撒謊,這種地方慕笙怎麼能習慣呢,慕笙是含着金湯匙出生的,從前慕家的洗手間都比這個大。

  她緩了很久……

  等平靜下來,林蕭故作輕鬆:「弄飯給我吃,我先洗個澡!今晚我就住你這兒……咱倆好久沒見了可以好好說說話。」

  慕笙忍不住又抱了抱她。

  慕笙很會做菜,林蕭洗個澡的時間,她已經將餃子重新熱了,又做了兩份意大利經典意麵和一份德式烤腸。

  兩人坐下吃飯。

  林蕭為了緩和氣氛湊到慕笙身邊,低低地說:「剛剛我等你的時候,你們這樓道里有動靜。」

  慕笙抬眼:「……」

  林蕭表情更神秘了些,她輕咳一聲:「就是男女那檔子事唄!太黑我看不清,但是我估摸得錯不了,那男的喘得真帶勁兒,還有那女的叫得可媚了……我猜,那男的活兒肯定好!」

  慕笙驀地想起,方才樓道里的就是她跟傅逍。

  想不到,會被林蕭聽見。

  她當然不願意承認,但是林蕭是狗鼻子來着,看她表情再加上……湊過去聞聞,慕笙頸側有股淡淡的男性須後水的味道。

  林蕭眼神直勾勾的:「是你跟傅逍啊!」

  慕笙低頭吃面。

  半晌,她輕嗯一聲:「是,他來過!」

  林蕭叉着面,氣得要命:「你們都鬧成這樣兒了,他還想要過夫妻生活不成?再說,再怎麼樣也不該在樓道里就動手動腳啊?我看他平時裝得一副性冷淡的樣子,私底下玩這麼花啊!」

  傅逍在床上那些,慕笙沒臉說。

  林蕭心疼她,把傅逍跟白筱筱拉出來,大罵一頓。

  出了氣後,她將手放在慕笙手背上,正經開口:「家裡的事情沈姨都跟我說了!慕笙,你老在那些地方拉琴不是辦法,咱們得珍惜羽毛不是。」

  林蕭說著,取出一根細長的女士香煙。

  點着,緩緩吸了一口。

  林蕭是模特,人特別瘦,她吸煙時整張臉有幾分煙視媚行的樣子,很吸引人。

  她盯着慕笙看……

  半晌,林蕭說:「你去路靳聲那兒吧!怎麼著也是個正經六星酒店,在那兒表演觀眾檔次也高點兒。我跟他說過了,每晚2000少一個子兒也不行,每月休息四天。」

  林蕭跟路靳聲那點兒事,慕笙知道。

  她想拒絕。

  但林蕭卻異常堅決。

  她紅唇含住煙頭,緩緩噴出淡灰色的煙霧,一副不在意的樣子:「我跟他老早就睡過了,談不上犧牲不犧牲的!」

  慕笙沒好意思接話。

  林蕭拍拍她的手:「倒是有件事情,你得上心!你還記得魏老師嗎?我聽說國內有個大款設了個項目基金,邀請他回來主持,條件是讓魏老師帶帶他的小三兒!」

  慕笙嗯了一聲:「我知道!是傅逍請的。」

  林蕭驚到了:「那個小三兒就是白筱筱啊?……慕笙你說這兩個人怎麼這麼陰魂不散呢!當年若不是那個意外,你早就跟着魏老師出國深造了,哪還用得着侍候傅逍!」

  林蕭吸了口煙,壓壓驚。

  最後她吐槽:「他傅逍就是金剛鑽,這睡一覺的代價也太他么大了!」

  她以為慕笙會退縮。

  慕笙卻淡聲開口:「魏老師給我打電話了。他說希望在國內的四年,我能跟着他學習。」

  林蕭挺激動的,把香煙給熄了。

  「這機會要是錯過,慕笙,我第一個不放過你。」

  慕笙淺笑:「我知道。」

  心情總算是鬆了些,慕笙將碗盤收拾好,又洗了澡回到床上。

  林蕭已經睡著了。

  慕笙躺到她身邊,忍不住將頭靠在林蕭肩側……她太想林蕭了,只要有林蕭在,似乎什麼都不是難事兒。

  ……

  第二天一早,林蕭就把慕笙帶到路靳聲名下的酒店。

  B市最高端的皇霆酒店。

  准六星。

  平時這種事兒,輪不到路靳聲操心,但是為了表示對林蕭的「重視」,路靳聲還是親自見了慕笙,給她安排了工作。

  每晚8點到11點,

  三個小時的工作時間,月薪六萬,可以說十分優渥了。

  慕笙心裏知道,路靳聲是看在林蕭的面子上。

  她看向林蕭。

  林蕭沖她拋了個媚眼。

  路靳聲睨了她一眼,叫來酒店的經理,讓他帶慕笙去熟悉環境……等人離開,路靳聲走到門口,將門反鎖上。

  這間辦公室,附帶了休息室。

  但他偏偏不用,直接在辦公桌上就把林蕭給上了。

  開始林蕭不樂意,死死咬着他的肩頭。路靳俯低了身子,薄唇附在她耳後根嗤笑一聲:「兩個月沒碰你,會咬人了?」

  他很久沒沾女人,自然激烈了好幾回,

  林蕭被折磨得死去活來。

  事畢,他也不管她,直接抽身把人丟在那兒自己去沖澡了。

  浴室里傳來水流聲音……

  林蕭慢慢從辦公桌上下來,也不管身上有多不堪,直接點了根細長香煙,有一下沒一下地抽着。

  她知道路靳聲不能理解,她這樣兒的人,為什麼對慕笙這麼好。

  其實,是慕笙對她好。

  她跟慕笙初中就認識,那會兒她爸媽沉迷賭博,家裡能賣的東西都賣了,就差賣她林蕭了。

  後來她爸媽輸光,跳了。

  她成了孤兒,沒有地方住又交不起學費。同學們疏遠她,用看怪物的眼神看她,終於有一天她忍不住站到了天台。

  是慕笙把她從天台拽了下來。

  是慕笙偷偷把她帶回了家,給她換了衣服,給她洗熱水澡,又去廚房拿了滿滿一大盤子的食物……那是林蕭至死難忘的味道。

  慕笙藏了她三天,

  後來,慕笙央着慕時宴給她租了房子。

  是慕笙……養了她六年,

  沒人知道慕笙對於她的意義,只要慕笙需要,她林蕭什麼事兒都願意做,什麼東西都可以放棄。

  林蕭吸完一根香煙,拉上衣服,利落走了。

  路靳聲洗完澡出來。

  林蕭早就走了。

  他緩緩走到辦公桌前,盯着辦公桌上那一小灘水漬,微微勾了勾嘴角……其實林蕭挺聰明的,他這裡,傅逍都會賣個面兒。

  就是不知道,傅逍有什麼反應。

  應該沒有吧,

  路靳聲多多少少有耳聞,傅逍跟慕笙的婚姻開始得不愉快,結婚好幾年了一直不冷不熱的,孩子都沒有要一個。

  圈子裡甚至都在打賭,傅逍什麼時候會和慕笙離婚。

  外頭,不是說養了一個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