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balibuddha.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慕笙傅逍 第5章_晨律小說
◈ 第4章

第5章

在我們慕家頭上炫耀給全世界看?
傅逍,你不要臉我還要臉,我爸爸還要臉!」
「慕笙……」慕笙一巴掌扇了過去:「傅逍,你太讓我噁心了!」
傅逍沒有動,也沒有捉住她的手。
他甚至溫柔問她:「消氣了嗎?」
慕笙心口劇烈的起伏,這會兒負責人趕過來了,他小心翼翼地問:「慕老師,那咱們還接着排練嗎?」
第77章傅逍我很累,不想應付你!
慕笙還未開口。
傅逍捉住她的手,目光深深:「我現在飛回B市處理!
慕笙,我會將這件事情壓下去,將負面影響降到最低。」
慕笙垂眸。
半晌她苦澀一笑:「怎麼壓下去?
10萬轉發量,傅逍,你告訴我怎麼壓下去?」
傅逍手掌握緊,他還是離開了。
白筱筱這事兒,影響的不單單是慕家,還有傅氏集團……若是處理不好,傅氏集團的股票今天就能跌停。
傅逍走到劇院門口。
他還是忍不住轉身看慕笙,但是慕笙沒有看他。
她站在聚光燈下,整個人脆弱孤獨。
她對劇院負責人輕聲開口:「我想獨處一會兒,可以嗎?」
那人亦同情她的遭遇,連忙說:「可以的慕老師,我把這兒清個場,您想待到什麼時候都成!
咱們這裡下午六點關門。」
慕笙低聲道謝。
等人散了,慕笙重新架起小提琴,閉眸拉了一首馬斯奈的《沉思曲》。
這是媽媽最喜歡的曲子,慕笙記得兒時的夏夜,媽媽會摟着她輕輕哼唱,她在媽媽的懷中睡得香甜。
琴聲壓抑,因太過用力綳斷……慕笙緩緩放下小提琴。
她在那兒站了很久很久,終於她拿了手機撥了慕大勛的電話,手機響了三聲後被接了起來。
彼此無言。
淺促的呼吸告訴她,爸爸已經知道那件事情。
慕笙喉嚨哽咽:「爸,對不起!」
手機那頭,慕大勛又沉默了半分鐘。
等他開口時嗓音竟然嘶啞得不成樣子,可見方才那半分鐘他的煎熬,他說:「小笙,其實爸爸並不希望你用一輩子,來換時宴的十年。」
慕笙滿眼都是淚,她握着手機緩緩蹲下身體。
因為很痛!
身體在痛心在痛,所有的一切都在痛。
她自小引以為傲的家庭,在哥哥入獄時沒有崩塌,卻在白筱筱走進秦園的瞬間,被擊得粉碎。
她想,若是沒有她年少時對傅逍的喜歡,她又怎會走到今天的田地?
她的家庭,她的父親,怎會受這樣的侮辱!
還有她的母親,清潔了一輩子,此刻在地下不得安寧!
慕笙蹲着,泣不成聲…………她在劇院待到傍晚,離開後她沒有回酒店,而是在沿江大道靜靜地走。
夕陽火紅,掛在半空。
將大地染紅。
遠處的車水馬龍,還有那些百年建築,都在彰顯出她的落魄。
慕笙就這樣,從日暮走到天黑、從天黑走到天亮,她知道這段時間事情被平息掉,沒有人再在社交軟件上提白筱筱那幾張照片,它被刪得乾乾淨淨的,但是B市上流圈子都清楚,秦園被傅逍的情人進去過,拍下那麼一組清純挑逗的照片。
真是諷刺!
清早七點,她回到酒店。
才走出電梯,就見着傅逍在過道里,倚着套房對面的牆壁目光盯着門牌,目光深邃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聽見腳步聲,他側身看她,四目相對。
時間彷彿靜止。
傅逍嗓音啞得不成樣子:「去哪了?
我找了你一個晚上。」
慕笙慢慢地走到他對面,她沒有開門,而是輕靠在門板上。
過道上方的射燈將她的小臉照得蒼白,她的神情亦是疲憊的,她跟他說話時很平靜,平靜得沒有一絲質問:「傅逍,你是來跟我談離婚的嗎?」
傅逍眸子微緊:「我沒有想過離婚。」
慕笙笑了笑,她彎腰脫了腳上的高跟鞋,鞋子很漂亮但是走久了磨腳很痛,現在脫掉了她覺得舒服。
她提着那雙精緻的高跟鞋,垂着眸子:「可是你讓白筱筱在我母親親手打造的公館裏,拍了婚紗照!
傅逍,過去你也曾經叫過她一聲秦姨的,就算……就算是我們的婚姻再不堪再不愉快,逝去的人也應該得到尊重。
可是傅逍你,你對你情人的縱容對她的補償,遠遠超過了我們的婚姻,我跟我家人在你這裡連一點點尊重也得不到……」慕笙眼裡有淚,她頭緊貼着門板,這樣才能支撐着身體。
纖細頸子亦繃緊。
她嘴唇輕顫:「傅逍,你總說想跟我重新開始!
其實你不愛我,就連喜歡也是有限的,你只是因為……只是因為想糾正你錯亂掉的人生罷了!
算來算去,你還是為了你自己!
我怎麼樣、我高不高興、我是不是自願的,從來不在你的考慮之內。
大不了就是補償嘛,是,你有很多很多的錢,可以買下很多女人喜歡的東西送我,再不行你還可以跟我談條件,你知道我的軟肋,知道我不敢離開你……但是傅逍,威脅出來的愛,能叫愛嗎?」
說完,她頓了下,呼吸都有些痛。
她轉身開門。
傅逍想跟着進去,慕笙把門抵住了:「我很累!
不想應付你。」
傅逍卻不放開,她再關門夾着他的手指。
傅逍沒有管發紫的手指,他盯着她的眼,目光深不可測。
他跟慕笙做了三年夫妻,她的性子他怎會不清楚,她方才那番話說得實在是心灰意冷,他能感覺到她想離開自己,但他並不想放手。
他低低地跟她說,是助手犯下的錯,不是他的本意。
他……可以補償。
慕笙垂着頭沒有回應,她讓他放手她要關門……傅逍沒再勉強她,只是在門合上時他啞聲說:「對不起。」
門合上,慕笙背靠着門板,靜靜出神。
門外,傅逍一直站着。
射燈打在他臉上,將他五官輪廓勾勒得更加立體好看,他盯着門板看了很久,慢慢地退了兩步,靠在牆壁上……第78章傅逍你別逼我!
我們分居吧!
慕笙回到B市,在機場直接開車去了墓園。
初冬日,寒風悚悚。
她一身黑色大衣,手裡捧着一束母親生前最愛的小雛菊,她在寒風中站立,凝視着母親帶笑的容顏。
母親逝於一場車禍。
慕笙記憶里,母親溫柔多情跟爸爸很恩愛,傍晚的時候,秦園庭院里會響起小汽車的聲音,媽媽抱着她下樓去迎接爸爸,爸爸會先親媽媽一下,再抱過她:「小笙想爸爸了沒有?」
小笙想爸爸了!
小笙想跟爸�沈晚瓷薄荊舟�一起去接哥哥放學。
好!
咱倆一起接哥哥放學,不打擾你媽媽畫畫。
……年幼的慕笙坐在黑色房車裡,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