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balibuddha.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慕笙傅逍 第3章_晨律小說
◈ 第2章

第3章

當時他迫不及待在車上跟她接吻。
現在她卻說,要把那些全都脫掉還給他,因為她不想要了!
他緩緩朝着她走過來。
厚實的羊毛地毯吸去他的腳步聲,一直到他來到她跟前,伸手,輕輕撫摸她的臉:「最關鍵的怎麼不說呢傅太太!」
慕笙別過臉不讓他碰。
她語氣虛弱堅定:「我不再是傅太太了!
傅逍,我要跟你離婚!
你哄騙也罷威脅也好,我都不會再改主意!
你的東西我不要,我只要拿到孟燕回給哥哥代理的委託書還有傅氏集團那百分之二股權。」
傅逍盯着她的小臉:「你要的是最值錢的東西!」
慕笙不在意地笑笑:「你不想給,我們可以耗着的。」
傅逍正想說什麼,病房的門輕輕打開了,白筱筱坐在輪椅上,枯瘦的臉上全是病容,她看着慕笙的臉色小心翼翼地說:「對不起傅太太!
我不是故意住進特殊的病房的,我真的不知道那是傅家直系親屬才能住的……我現在就搬出去。」
慕笙被噁心到了!
一直以來,她跟傅逍的婚姻,她從牽怒過白筱筱,因為她覺得那是男人的錯,但是白筱筱現在過來這麼白蓮,她被噁心到了!
連帶的,她也覺得傅逍噁心!
她指着門口,對傅逍輕聲開口:「滾!
帶着你的心上人滾!
從我眼裡滾出去,徹底消失!」
傅逍還沒有說話,白筱筱可憐兮兮地哭起來:「傅太太,我都是要死的人了!
你不要因為我跟傅先生鬧矛盾,他很愛你的!
我也根本沒有那個心思!」
「給我滾出去!」
慕笙想起昨晚傅逍對自己的那些粗暴,想起他對白筱筱的溫柔呵護,她不想看見這兩個人,因為太噁心了!
憤怒讓她失去了理智,她拿了床頭一樣東西,朝着他們砸過去。
堅硬的杯子,砸到了白筱筱的頭。
鮮血直流!
但是慕笙沒有一絲內疚,她從未見過像白筱筱這樣不要臉面的女孩子,是,或許她對傅逍是有點兒恩情,但是她的不幸難道不是她一再糾纏嗎?
而自己,從頭到尾都是無辜,卻被傅逍傷害,她又跟誰說?
慕笙退了一步,她扶着床頭垂眉,很輕很苦澀地笑了下:「滾出去好不好!
傅逍,我真的不想看見你們噁心的樣子!」
傅逍沒去管白筱筱流血的額頭,他皺眉看着慕笙:「她已經快要死了,你何必跟她計較!
慕笙,你對動物尚且有一絲憐憫,為什麼對一個活生生的人這麼鐵石心腸?」
慕笙眼睛很紅,但她忍着淚水。
她顫着嘴唇苦笑:「傅逍,你這麼心疼她,你可以娶她啊!」
她指尖觸着的地方,有個小藥瓶。
傅逍走過去輕輕拾起,那是一瓶事後避孕藥。
他看着慕笙。
慕笙亦看着他,她很冷靜地說:「昨晚你沒有戴套子!
我選擇吃藥,有什麼問題嗎?」
傅逍面無表情:「一點問題也沒有!」
說完,他掉頭就走。
他經過時,白筱筱輕聲嗚咽:「傅先生!」
傅逍低頭看着她流血的額頭,對門口那些醫護說:「給她包紮!
別留下傷口,死了不好看!」
他離開病房走在過道里,腦子裡全是慕笙那一句昨晚你沒有戴套子!
我選擇吃藥,有什麼問題嗎?。
可是明明不久前,他還跟她漫步在飄雪的暮色里。
他擁抱着她,跟她說,他想要當爸爸了,他想要個小姑娘他下班時小姑娘會跑過來,要爸爸抱!
慕笙說他根本不會愛人!
那她現在……不想要他了吧!
跟愛恨無關,就單純地是不想要他了!
秦秘書緊跟在他身後,她輕聲說:「傅總,高層們還在公司,在等您繼續開會呢!」
傅逍輕抬了下手:「讓他們先回去!
改天再決定!」
秦秘書沒敢說話。
傅逍獨自開車回到別墅,雪已經停了,明明別墅里開着暖氣……但家裡就是冷冰冰的,傭人也不敢多說一句。
傅逍緩緩上樓,來到書房坐下。
書桌上,仍殘留着昨晚留下的痕迹,他記得他當時發了狠地來,慕笙連掙扎都沒有,她就只是躺在那裡一動不動地由着他折騰,當時她的眼裡一點光也沒有。
而他,想看她崩潰的樣子。
於是他更粗魯。
他甚至,逼迫她做了過去不曾做過的事情,那瞬間,慕笙的表情有些失神,像是不敢相信,像是有什麼東西破碎在眼裡。
從頭到尾,她沒有怎麼反抗。
原來,在那些男女的糾纏里,她早就想好了抽身而退,她想好了……不再要他!
手機響了,是醫院的主任打來的:「傅總,遊樂園發生故障送來100多個傷患,現在醫生護士根本不夠用!
但是白小姐又出現病危,您看是不是……」傅逍淡淡開口:「抽調所有力量,全力搶救。」
他說完掛了電話。
但他忘了,在醫院裏的不只是那些普通的病患,還有他的妻子……傍晚時分,慕笙再度高燒至40度。
醫生護士都去治療那些傷患了,剩下的全部被特殊病房抽調,全力搶救傅總生命里最重要的女人,白筱筱。
慕笙燒得恍惚,她很疼,她在恍惚中叫着媽媽,還有沈姨……疼得難忍時,傭人彷彿還聽見一聲先生的名字,她想再聽卻聽不真切了。
傭人哭了,不停給她擦拭身體,物理降溫。
夜漸漸深沉……在慕笙猶如陣痛的夜晚,傅逍在別墅的書房裡,輕靠在沙發上,安靜地聽着那首馬思涅的《沉思曲》。
他卻不知道,這首曲子是慕笙拉的,從頭到尾……都是慕笙。
他也沒有看見,沙發對面的地毯上,躺着一對亮晶晶的袖扣上。
那上頭沾着慕笙的眼淚,和鮮血……第97章她從未想過,跟傅逍是這樣的結局清早,傅逍接到醫院電話。
白筱筱的主治醫生告訴他:「昨晚白小姐略有不適,經過我們全力救治,現在狀態很好!
當然,這是全院醫護的功勞,不能記在我一個人身上。」
傅逍靠着沙發上,揉了揉眉心:「慕笙怎麼樣?
有沒有再發燒?」
醫生支支吾吾。
傅逍坐正了身體:「她出什麼事了?」
醫生心中一凜。
難道是自己判斷錯誤了?
傅總心裏在意的不是白筱筱,而是正牌的傅太太?
他不敢再隱瞞:「昨天傍晚,傅太太開始反覆發燒,但醫院醫生護士不夠用……好在別墅這邊的傭人很能幹,用物理方式降了溫,這會兒溫度降下去,人也清醒了不少!」
他說得輕描淡寫……但傅逍卻砸了一個水晶的煙灰缸。
他不敢相信自己聽見的,他的太太住在自己家裡的醫院裏,竟然反覆發燒,竟然需要物理降溫!
他更不敢去想,慕笙有多痛!
傅逍起身離開時,目光一頓,他看見了地毯上那對鑽石袖扣。
靜靜躺在地毯上,斂了光芒。
他走了過去,彎腰拾起它們,袖扣上頭蒙了淚漬和一絲淡紅的血跡……瞧着模糊,也失去了本來光彩奪目的樣子。
這是,慕笙買了送他的?
前天晚上,她要他早點兒回來,就是買了這對小東西要送他……她甚至特意換了件性感的真絲浴衣討好他,但是他是怎麼說的,他說這件你用來勾引我的性感睡衣,也是花我的錢買的。
慕笙自小優越,這樣的話,她從未聽過吧!
傅逍微微仰頭,壓抑住情緒,他將那對袖扣放進衣袋裡。
……他趕到醫院,慕笙已經醒了。
林蕭正在床頭守着。
清早她接到消息趕過來時,看着慕笙昏迷不醒,看着慕笙一身的淡青,她急得直哭……她甚至痛恨自己那天勸慕笙的話。
那天慕笙離開時,她對慕笙說,讓她好好過日子!
但是傅逍卻這樣對她……傅逍進來,林蕭不淡定了。
她上前揪住傅逍的大衣眼眶紅了:「你知道慕笙昨晚受了多大的罪嗎?
你知道我過來時,她在最痛的時候還叫了你的名字!
可你……在抱着你的心肝在奔喪吧!
傅逍,你救你的心肝不要緊,但是慕笙還是你的太太,你至少把她當個人吧!」
她搖晃得厲害,耳後的助聽器掉了。
失去聽力,她的哭聲變得古怪,但是林蕭完全沒有注意到,此時她的心裏只有慕笙,只有她最好的朋友被人欺負了……她用微薄的力量,拼盡全力為慕笙討公道,哪怕只是蚍蜉撼樹。
慕笙哭了!
她走過來抱住林蕭,低聲說:「不說了林蕭!
我沒事兒!」
林蕭聽不見她說話,她趴在慕笙瘦弱的肩上,仍是嗚嗚地罵著:「王八蛋!
王八蛋!」
那些字句,沒有一個是能聽得完整的,卻是慕笙心上最珍貴的。
她撿起助聽器,輕輕為林蕭戴上。
她為林蕭抹掉眼淚:「不哭了!」
等到林蕭情緒安定,慕笙看向傅逍。
她很平靜,她的眼裡甚至連一絲怨懟也沒有……她輕聲說:「我會辦理出院,給白筱筱挪地方!
傅逍,我們的婚姻也是,我願意成全你們,我甚至祝你們白頭到老,恩恩愛愛。」
傅逍皺眉:「昨晚是意外,是……」慕笙打斷他的話,她笑得淡淡的:「全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