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balibuddha.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慕笙傅逍 第4章 傅逍,我不想跟你過了!_晨律小說
◈ 第3章 我沒吃藥,會懷孕的

第4章 傅逍,我不想跟你過了!

他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何況,慕笙在他身子底下一副軟玉溫香,即使傅逍不愛她,但也不得不承認他是喜歡這副身子的。

他理直氣壯,正要佔有。

慕笙手緊抵着他的肩,氣息微亂:「傅逍,這幾天我沒吃藥,會懷孕的。」

聞言,傅逍停了下來。

他再怎麼想要,也沒失去理智,在他跟慕笙的這段婚姻里他並不想弄個孩子出來,至少現在他沒打算要。

半晌,他嗤笑出聲:「看來這幾天你想得挺多!」

她這點兒反抗根本入不了他的眼,傅逍一手撐在她身側,另一手拉開床頭櫃的抽屜拿了個未拆封的小盒子出來,上面印着三個英文字母。

正要拆開,手機響了!

傅逍沒管,單手拆着小東西,俯低了身子跟慕笙接吻,慕笙不肯擺動着腦袋想掙脫他……手機鈴聲持續響着。

終於,傅逍不悅地接起來。

對面是他的母親傅夫人。

傅夫人語氣淡淡:「傅逍,你奶奶不舒服,你回來看看她!對了,把她也帶過來,你奶奶說想吃她做的蓮藕粉糕。」

約莫是老的小的,傅夫人都不喜歡,所以態度冷淡。

傅逍一手按着慕笙的身子,黑眸居高臨下睨着她……他似乎是斟酌了下,跟手機那邊說:「我一會兒就帶她過來。」

掛上電話,他起身着衣:「奶奶病了,想見見你……你就是想鬧也等回來再說。」

慕笙無力癱軟在床上,半晌,她亦起身默默着衣。

傅逍拉上褲鏈後,睨一眼慕笙纖細的背影、還有床頭那一盒未拆的杜蕾絲,薄唇微抿了下先出去了。

慕笙下樓時,傅逍坐在車裡吸煙。

此時天際只剩最後一絲暮色,光線昏黃暗啞。

慕笙穿了件白色真絲襯衣,下面配了條同樣面料的黑色長裙,長及腳裸,只露出一小截雪白纖細的小腿,晶瑩剔透的。

她想坐后座,傅逍打開副駕駛車門:「上車。」

慕笙沒得選擇,默默上了車。

黑色賓利緩緩駛出別墅大門,傅逍單手握着方向盤,專註看着路況,偶爾看後視鏡時會睨一眼慕笙。

結婚三年,慕笙極少坐他的車,現在想離婚自然不想說話。

兩人都沉默,

半個小時後,車子駛進半山一處莊園別墅,黑色雕花大門打開時,整間別墅的燈光亮起,宛如白晝。

車停下熄火,傅逍側身注視慕笙:「奶奶身體不好,受不了刺激,你知道該怎麼說。」

慕笙打開車門,聲音冷漠:「你放心。」

傅逍盯着她的背影一會兒,下車快走幾步,捉住了慕笙的手。他能感覺到她的抗拒,隨即他就拽緊她的手掌:「別忘了你剛說的話。」

慕笙手指微蜷,總歸沒再掙開。

大廳里,傅夫人正候着他們,看見他們牽手進來不禁微微蹙眉,但隨即就淡聲說:「郝醫生才走,你們去看看。」

說完,她看着慕笙。

慕笙叫了聲媽,好半天,傅夫人才勉強應了聲。

若是平時慕笙必定失落,但現在她連傅逍都不在意了,又怎麼還在意這個……耳邊傳來傅逍的聲音:「我們去看望奶奶。」

進了卧室,果真老太太身子不爽利,歪在床邊直哼哼……看見傅逍帶着慕笙過來一雙老眼立即亮起來:「盼星星盼月亮,總算將我們小笙盼來了。」

傅逍把人往前一推。

他傾身貼着老太太的耳說:「知道您身子不痛快,這不把人給您帶來了。」

老太太笑眯了眼。

但她卻佯裝聽不清楚,伸長耳朵大聲問:「什麼?你跟小笙在造孩子?……傅逍,還是造孩子要緊,我一把年紀了不打緊的。」

明知道老太太故意,傅逍還是睨一眼慕笙。

慕笙不陪他秀恩愛。

她陪着老太太說了會兒話,就起身了:「我去做蓮藕粉糕。」

她離開,老太太笑容垮了,身子往後一靠。

「傅逍,那個白筱筱怎麼回事兒?平時照顧些就算了,還放什麼煙花,小心你媳婦兒吃醋跟你鬧。」

「小笙家裡你也上點兒心,別跟沒事人一樣。」

「再這樣冷淡,人可會跑。」

……

傅逍應付幾句,沒有解釋煙花的事情,或許是秦秘書的手筆吧!

聊了好半天,慕笙做好點心過來。

傅逍看過去,即使做過家事慕笙身上衣服仍是平整光滑,整個人看着端莊美麗,簡直就是貴婦典範。

他一時有些索然無味。

傅老太太卻很喜歡,她嘗了口點心說了重點:「傅逍你再過兩年就30了,你那一圈兒的發小都抱兩個了,你們什麼時候給我抱個重孫子?」

慕笙沒有出聲。

傅逍看她一眼,捏起一個蓮藕粉糕輕輕把玩:「小笙年紀還小,還是再玩兩年吧!」

老太太心如明鏡,只是不好挑明。

……

他們在傅宅吃的飯,回去時,已經很晚了。

傅逍扣上安全帶,側身看了慕笙一眼,慕笙小臉別在一旁看着車窗外頭。

幽光里,她的側顏白皙柔美。

傅逍看了半晌,輕踩油門。

黑色賓利平穩行駛,兩旁燈火不停倒退,他明顯是想跟她聊點什麼,所以車開得不快。

約莫五分鐘後,傅逍淡聲開口:「明天我安排人將你爸爸接到傅氏醫院,會有最好的專家團隊給他治療。還有……以後你想用錢就跟我說。」

他的語氣挺溫和,算是讓步了。

他不愛慕笙,也在意當年她算計自己的事兒,但是他並不打算換掉妻子……這對於他的生活還有傅氏集團的股票,都會造成困擾。

習慣吧!

再說她相貌和身材都是頂尖的,至少在性方面,傅逍覺得挺和諧。

想到這個,

前面路口紅燈時,傅逍睨了慕笙一眼。

他扶着方向盤,繼續道:「以後秦秘書也不會再到家裡來,你那些珠寶就自己收着,我會跟她交代。」

慕笙安靜地聽着。

車內冷氣很強,她雙臂抱着自己,才不至於凍得發抖。

她跟傅逍當了三年夫妻,多少了解他的性格,說真的他這些讓步算是恩寵了……按理她該感激涕零的,但她並沒有!

他說了挺多也做出讓步,可是他隻字未提白筱筱,也就是說如果她接受他的安排,那麼未來白筱筱仍會出現在他們的生活里……不會有任何改變。

慕笙累了,不想困在無愛的婚姻里。

她淡淡拒絕:「不用,我爸現在的醫生挺好。」

傅逍聽出她的意思,她不接受他的示好堅持要離婚。他不禁也來了氣:「慕笙,別忘了我們結婚的時候簽了協議的,離婚的話你一毛錢也拿不到。」

「我知道!」她回答得很快。

傅逍耐心用盡,不再跟她說什麼。

20分鐘後,車子駛進他們居住的別墅時,他把車子緩緩停下對門衛說:「把大門關好,一隻蒼蠅也別放出去。」

門衛狐疑才想問,

傅逍已經把車開走,片刻,停在別墅前面的停車坪上。

車停下,慕笙解開安全帶正想下車,「咔」的一聲,車內鎖被傅逍鎖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