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balibuddha.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雲上三萬里 雲上三萬里第4章 比試勿挂彩在線免費閱讀_晨律小說
◈ 雲上三萬里第3章 戲班子在線免費閱讀

雲上三萬里第4章 比試勿挂彩在線免費閱讀

那光頭看着像是白袍儒生的下人,可問起問題來,一點也不擔心僭越。

「你師父就是莫是城主?你可恨他?」

我嚇了一跳,師父殘暴的名氣之大,就連他們這種明顯看着是城外之人的,都知曉了?

我心中暗暗盤算,莫是城自修成之日起,便只有師父這一個城主,從未變過。

不論華胥國的福祉怎麼綿延,華胥國的國主如何繼任換代,莫是城都始終只有我師父這一個城主。

雖說沒人見過他出手,可他也不必出手,歷任華胥國主都尊他敬他,這一任的甚至敬他為上師。

「師父品行高潔,我敬他畏他,不敢恨他。」

我語氣平靜,聲音沉穩,心中想的卻是師父可恨我恨得不得了呢。

據傳聞,師父是在那個小仙飛升離開後,在某一個風和日麗的晌午,出乎意料地突然空降至此的。

空降至此後,他頗是使了些小把戲,使大家相信了他是有大神通的。

民眾便自發地奉他為城主,這一當便不知道當了多少年。

他的存在,更加證明了當初那位最早飛升的小仙是真實存在的,不是大家閑極無聊口口相傳而來的痴話。

我不知道自己的來歷去處,就連師父的姓氏名字,我也全然不知。

問師父,師父也不答,只說我滿口胡言,不知所云,有時間不要瞎想,而是去把前院再掃一遍再擦一次。

其實我也想有個姓名,幾次求師父賜名,師父都不肯。

他總是說,等你也修成神仙的時候,我便賜你個姓名。

師父說我生來便賤,前塵過往,何足道也。

後來我便不再問師父任何問題,反正問了也沒有答案,不如不問。

中年儒生擺手,止住了光頭意欲繼續發問,向前探着的頭。他微微一笑,很有風度。

「小姑娘,我們回見。」

他們的話我全不放在心上,莫是城中有蹊蹺,在這裡裝神弄鬼,故弄玄虛的我見多了。

到了戲樓子,走過雕樑畫棟的前廳,到了草木旺盛、鬱鬱蔥蔥的後院。

有望成為莫是城下一代名角花旦的小紅,正在給赤膊的小俊擦去臉上的汗水。

小俊是戲班子的小武生,曾經和師父有過一面之緣,他總是偷偷地問我,究竟要吃些什麼才能有師父那樣烏黑的濃眉呢?

因為小俊生得一點也不俊,清秀極了,眉毛也是秀氣的兩道,他很為此發愁,經常要早起將眉毛塗黑。

可我也不知道師父的眉毛為何如此濃黑的。

小俊問不出個答案也不惱我,只是長長地嘆了口氣。

見到他們,我的心裏歡喜了起來。

小紅和小俊親親熱熱地喊我:「大人!你來了!」

師父面前,城主府里,我是死丫頭、賤丫頭、野丫頭,但出了城主府,我便是城中眾人以禮相待的「大人」。

小紅放下了手中的手巾子,隨意地往旁邊一甩,就跑開了去,一邊跑一邊喊。

「我去給大人倒杯茶!」

小俊無奈地嘆口氣,口中嘟囔。

「你這哪能擦到一半就撂下不管了啊,哪有這樣的啊。」

他走到不遠處的小桌子前,拾起了搭在椅子背上的一塊手巾,草草地往臉上一抹,然後便坐定了。

我也坐了下來,太陽照不到這裡來,這是由樹木房屋的陰影構成的一塊陰涼地兒。

中年武生的大師兄貪涼,此刻正坐在這裡監工。

他已然是個角色,可以時常登台。等茶水的間隙里,大師兄客氣地向我問好。

「大人最近忙不忙?城主可還太平?」

我搖着衣袖當扇子一樣地在臉邊扇風,也客客氣氣的。

「我還是老樣子。師父他身體健康,吃得好也睡得香。勞煩大師兄掛心了。」

大師兄對着我笑眯眯的笑臉也回了個微笑,有幾分尷尬,想是太久沒笑過了。

不過也是,從來只見武生橫眉怒目,卻是很少見他們笑的。

小紅這時臉上掛着甜美的笑容,端着盤子快步走了過來。

「茶水來了,茶水來了!」

我伸手去拉小紅,「小紅你也坐。」

小紅笑得很是開心,像是見到我十分快活似的。

「大人,你上次答應我的事情,可還記得吧。」

她說這話,是在提醒我,身為莫是城裡人人尊敬,人人都喊上一句「大人」的人物,是不能夠出爾反爾,言而無信的。

我卻是早有準備,笑眯眯地從懷中掏出那件小紅日思夜想,求了我很久的東西來。

「喏,給你,我沒忘。」

小紅欣喜萬分地接過來,嘴中又是「哇」又是「啊」,稱讚稱奇之聲不絕。

引得大師兄和小俊也是好奇不已,探着兩顆腦袋去瞧我遞給她的究竟是個什麼東西。

小紅卻是一努嘴,兩隻手捂着,身子後傾,將東西很快地往懷裡一藏,很嬌俏地嗔着。

「不給你們看,還沒到日子,到時候你們就知道了。」

小俊噘一噘嘴,很不樂意似的大口吞着茶水,嘴中含糊不清的。

「誰稀罕看啊,不看就不看,還能是什麼了不得的好東西不成?當我沒見過,切!」

大師兄倒是穩重老成得多,他斯文地吹着茶水中浮起的沫子。

「那就到時候再看吧。」

小紅歡天喜地的,對我連聲道謝,嘴甜得不得了,就連「大人」這兩個字都連着說了好幾次。

她托我帶的東西雖然沒法和莫是城當年的那顆仙丹一比高下,但也真是個了不得的稀罕物。

丹丘山的丹枝花。

紅得艷麗,艷得攝人心魄。

可以使人見之忘色的丹枝花。

但我和師父都不是一般人,並不會受這花蠱惑。

他先前駕雲帶我去莫是城東邊的丹丘山,氣定神閑地畫了整日的這紅花。畫完了還隨意地折了好幾枝下來,扔給我,說了句「你帶這丹枝花回去,插在我房中。」

我本也是得不來這花的。

畢竟這花世間罕見,旁人別說見上一見了,就連聽說都未曾聽說過。

師父讓我把這丹丘山的丹枝花帶回了莫是城,我才在它枯萎的時候,意外地得了一顆種子。

我將這顆種子種在了小黑平時吃飯打盹都靠着的那棵大樹旁,今年才得了這麼一朵欲放的嬌花。又在小紅的央求下,給了她。

其實我也理解她對這花的念想,教她唱戲的師傅說她今年年內就能登台了。

小姑娘嘛,尤其是如花似玉的小姑娘,對美的渴望是最盛的。

她是想在登台的那日藝壓群芳,驚艷整個莫是城。坐實她下一代名角的身份,成為莫是城的第一花旦。

憑我和小紅的這點子交情,我自然是要助她一臂之力的。

莫是城現如今的當家花旦,翠翠,實在是有些老了。

唱腔也渾了,身段也僵了。

就連眉眼間都爬上了細紋,頭頂都生了些白髮。

她實在是該退居幕後了,將這第一花旦的位置讓給小紅。

到時,小紅頭頂戴着攝人心魄的丹枝花。柔軟的身段那麼一揉一擰,繚繞的戲腔那麼一唱一頓。再配上她美麗的眼睛和美麗的丹枝花,一定會襯得她甜如蜜似的人比花嬌。